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观点 » 个人 » BMYG » Julius Wei 魏睿昊 » 正文

内容摘要:

继八年里换了六位总理之后,澳大利亚政坛的动荡再次浮现

联邦议会“双解散”凸显澳政治风险

发布时间: 2016-04-06 17:57   作者: Julius Wei 魏睿昊

Julius Wei 魏睿昊

首席经济和投资分析师

julius.w@bmyg.com.au

澳大利亚政坛可谓风云变幻。继八年里换了六位总理之后,2016年第二季度联邦议会和政府的动荡再次浮现——不排除出现所谓的“双解散”和提早进行参众两院全面大洗牌的可能!

六个月前,现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在自由党的党内选举中打败了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成为澳大利亚新总理,其上任后得到了多方的支持。但随着近期特恩布尔在民调中的支持率持续下降,自由党党内又开始暗流涌动,党内领导人更迭的状况可能再次上演。由于2016年是澳洲联邦议会的大选年,因此特恩布尔领导下的自由党与国家党联盟政府正威胁进行“议会双解散”,提前进行议员选举。

特恩布尔的困境

尽管特恩布尔承诺要保持党内的凝聚力和活力,但他的几个具体政策与改革计划——比如税收改革和控制工会等——都未能实现获得重大推进。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也是曾折磨过去近十年中历任总理的困难。虽然成为总理以来一直发出积极的消息,但是他没有做成任何事,一定程度上浪费了澳大利亚的政治资本。

在这个过程中,特恩布尔不仅面临着反对党的处处掣肘,尤其是现任政府在参议院缺乏绝对多数导致许多议案被搁置,部分政策同时也受到了党内不同派别的反对。这也导致有很多选民开始对他个人不满,特恩布尔的个人支持率从去年11月高点的60%一路降至39%。他领导下的现任政府将在5月推出预算计划,但其党内保守派联盟希望他放弃对同性婚姻的支持,而主要反对党——工党则一再要求不能削减福利和增加普通人税收,同时也反对特恩布尔旨在减少工会影响力提高企业雇佣灵活度的想法。

在这样的背景下,处于大选年的澳大利亚执政党内争斗再次变得激烈起来,提前启动了漫长的准竞选之路,这也已经成为近年来澳大利亚的政治特征。随着矿业投资热潮消退,澳大利亚的经济需要新的增长引擎,这原本需要更多的政策指导来让经济重新寻找到新的增长点;但讽刺的是,经济风险加大反而使政府缩减了急需的改革措施,以避免冲击原本就不太满意的民意,在选举中损失选票。

而随着澳大利亚联邦参议院近期拒绝批准劳资关系法案后,特恩布尔提出威胁称,如果接下来不能再通过立法,就要在72日启动双重解散提前选举的方式。

什么是“双解散选举”

双重解散选举(Double Dissolution Election)根据澳大利亚宪法第57章设立,旨在破解参众两院因争议法案屡次表决而产生的僵局。当一项法案经众议院通过,但在参议院被否决两次(表决间隔须在3个月以上),即可作为双重解散选举的“触发器”(Trigger)。澳大利亚联邦总理可以据此提请总督同意,由总督解散参众两院,并重新举行议会选举。

根据澳大利亚宪法,完成双重解散选举后,新当选的参众两院议员,将分别对相关法案再次进行审议表决。若两院仍无法解决争端,则澳总督可召集两院组织“合议会议”(Joint Sitting)对相关法案进行最终表决,该表决结果视同两院的共同表决结果。一般而言,因争议法案屡次未能通过,最终启动双重解散选举,往往是因为在众议院拥有大多数席位的政府在参议院席位较少,长期受参议院掣肘而致。双重解散选举是澳宪法规定唯一能够解散整个参议院并重新选举的方法。

这样的选举与普通大选的区别是:不仅众议院按照常规进行重新选举,原本任期长达7年(众议院每三年就全部重新选举)且不是每次大选都全部重新选举的参议院席位也将一次性洗牌重选。这往往给了众议院多数党成功夺取参议院席位的机会,因为参议院一般是一些少数党派比较容易获得席位的地方,也因此成为执政大党处处受阻的地方。目前的联邦参议院中自由党与国家党联盟拥有33个席位,虽然也是第一大党团,但并没有达到39人的绝对多数;剩余席位中,主要反对党工党拥有25个席位,与工党政见比较接近的绿党则拥有10个,两者相加甚至超过了执政党联盟。此外各个小党和所谓的独立议员也拥有8个议席,也就是说执政党联盟在参议院让法案得到通过,需要获得绿党或者工党的支持,或者几乎所有的小党和独立议员支持,难度非常大。一旦进行双解散的话,存在着执政党联盟在参议院获得更多席位,尤其是能够从独立议员哪里抢到部分议席,这也是特恩布尔威胁采用双解散的主要原因。

在澳大利亚的政治历史上,联邦议会共举行过6次双重解散选举,主要集中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其中只有一次最终启动合议会议(1974年),同时有3届政府在双重解散选举中失败,而。距今最近的一次双重解散选举发生在1987年,由时任总理霍克(Bob Hawke)围绕《澳大利亚公民卡法案》(Australia Card Bill 1986)发起,重新大选后霍克获留任,但其带领的工党在参议院仍未能占多数,“触发器”法案受本身条款缺陷原因,最终也被工党放弃。

政治动荡的“恶果”

虽然这一系列的政治博弈本身属于堪培拉“大佬们”的党派之争,但却也对经济层面带来了了影响。最直接的是,随着联邦政府计划提早公布下一年度财政预算,暗示提早大选可能增加,使得未来澳洲政局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不确定性对经济和商业永远是坏事。

这已经直接导致企业与个人因为未来政策上的不确定性而对经济信心有所下降。澳大利亚本地定期发布的ANZ-Roy Morgan消费者信心指数在三月底出现明显下滑,且调查直接显示可能提早大选是不少人信心下降的主要原因。从现在开始的整个第二季度恐怕都会是澳洲各大政党之间以及党派内部明争暗斗的时间,也使得原本在下半年才会逐渐热闹的大选年活动提早展开。在一个宏观经济放缓和未来政府财政预算数字很可能非常难看的时代背景中,额外的政治纷争与动荡只能给经济带来更多阴影。

Newspoll最新民调显示,特恩布尔的政府有望击败主要的反对派,但他还是需要快速给联盟带来凝聚力。在目前的政治氛围中,总理在民众产生挫败感之前推出措施的时间很有限。因此即使是提前大选,也很可能会继续维持参众两院目前的势力分布,何况特恩布尔面临的挑战很可能更多来自党派内部,而非反对党工党。自2010年以来,已有三位总理被自己的政党赶下台,而不是通过选举下台。

再进一步来说,这种短期不确定性会在选举结束后尘埃落定,但澳大利亚在过去八年已经换了六位领导人,频率之高令人咋舌,如果这次再有了“双解散”的先例发生,很可能会导致未来澳大利亚的联邦政治环境愈发混乱和不确定。

 

长期不稳定的政府与议会结构意味着该国的政策将会缺乏长期性,阻碍很多需要更长时间起效和触及部分选民短期利益的改革。目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没三年一次的频繁大选已经开始导致政府缺乏连续性,且政治资源过多投入到媒体公关而非国家建设上去的问题。如果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维持过去八年中平均每个总理执政时间都只有一年多的国家领导人更换频率,甚至再隔三差五来个“双解散”,那么澳大利亚距离出现希腊在危机爆发前那样只关注于扯皮和随意许诺“福利”的政治生态也就不会太远了!这个过去20十年维持连续经济增长,长期霸占全球宜居国家前几名的南半球大国的未来恐怕就不太妙了!!!

关键词阅读: 澳大利亚“双解散”   
本文暂无相关资讯

相关阅读

评英国“脱欧”:金钱并不能买来一切

2016-06-24 18:41

最终52%的英国人支持“退欧”,宣告英国在加入欧共体43年之后重新脱离了欧盟

视频:道指突破短线阻力,挑战日图跌势

2012-06-16 16:17

道指面临关键分界点,希腊大选结果料决定市场走势

联邦财政预算案今晚发布——财长Swan的15...

2012-05-08 15:42

今晚19:30,财长Wayne Swan将正式公布2012/2013年联邦预算案的所有内容

视频:中线强阻有效,道指恐将跌破万三大关

2012-05-08 11:36

道指受利空打击后跌回震荡区间,后市有望进一步下探支撑

视频:美元中期陷入震荡,关注80上方关键...

2012-04-11 17:31

基本面好坏参半,技术面美元陷入震荡

金钱抱实时市场走势

最新价涨跌额涨跌幅
ASX200指数---
道琼斯指数---
标准普尔500---
纳斯达克指数---
日经225指数---
香港恒生指数---
上证综合指数---

ASX200指数走势图

S&P/ASX 200 chart
货币对卖出价买入价
澳币兑人民币AUD/CNY--
美元兑人民币USD/CNY--
澳币兑美元AUD/USD--
欧元兑美元EUR/USD--
英镑兑美元GBP/USD--
美元兑日元USD/JPY--
美元兑瑞郎USD/CHF--
美元兑加元USD/CAD--
纽币兑美元NZD/USD--

澳币兑美元走势图

AUD/USD (AUDUSD=X)
最新价涨跌额涨跌幅
WTI原油期货---
Brent原油期货---
黄金---
白银---
---

最后更新时间:- ADST
以上报价均为国际同业市场价,仅供参考!

《澳洲财经》新刊订阅

Keywords:澳洲投资移民 澳洲投资 投资移民 澳洲上市 澳洲商业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