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 » 宏观 » 正文

内容摘要:

邦迪海滩(Bondi Beach)是澳大利亚最负盛名的海滩之一。但是对于当地的通勤人士而言,却存在这样一个苦恼:为什么当地不通火车?

澳洲Bondi海滩为何不通火车,富人区都像“世外桃源”少有开发?

发布时间: 2018-05-04 19:17   作者: 本站编辑

在这个时代,“邻避主义”被越来越多地提起。

“邻避现象”的英文是“Not In My Back Yard”,简称为“NIMBY”,即所谓的“不要在我家后院”,言外之意就是“别影响我”,是一种十分主观的个体心理活动。

它意味着部分公众反对在居所周边地区建设项目和设施,但他们并不抵制对相关项目的使用,也就是说只要不对他们自己产生不利影响就行。

尽管“邻避现象”早已有之,但该词的流行是在上世纪80年代,那个时期西方国家因建设处理垃圾的设施而引发社会争议。

美国《纽约时报》1988年曾发布报道称: “这是邻避主义的时代。开发商不管是修建酒店、机场、收容所还是麦当劳,都会遭遇成群结队‘邻避主义者’反对”,“为阻止认为正威胁自己权益的开发商,他们组织起来,游行、起诉、上访。他们拧住政客们的胳膊,也知道如何去影响监管者。他们激烈地斗争,然后又消失不见,无论输或赢”。

在澳洲,“邻避现象”早已不是个新鲜话题。政府想要悄无声息地兴建一些暗含私利的项目,几乎件件被公众发现,并且遭到抵制。究竟发展重要还是环保重要,在这个问题上澳洲人常常会毫不客气地同政府、产业财团争执不休。

“邻避主义”在澳洲的确成为制约政商勾结的有力武器,但民间过分强硬的传统心态也成为澳洲社会发展缓慢的重要因素。

“邻避情结”不可避免地发挥着作用。但对于“邻避主义”的是与非,似乎很难讲清楚。一方面,公民有权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但另一方面,一项政策不可能完美到照顾好每个人的利益。它们之间的矛盾该如何解决?

 

澳洲最著名的海滩、景点为什么不通火车?

澳洲眼下正在筹建的铁路项目,进展慢于其他一些新兴经济体,就是因为在设计和铺设线路时,总会遭遇民间强烈抵制,让兴建方不得不一边工作,一边应付官司。其中最值得深入探讨的就是新南威尔士州悉尼的邦迪海滩(Bondi Beach)。

邦迪海滩(Bondi Beach)是澳大利亚最负盛名的海滩之一。但是对于当地的通勤人士而言,却存在这样一个苦恼:为什么当地不通火车?据悉,距离邦迪海滩最近的火车站也有3公里远。尽管当地人可以换乘公交,但是拥挤的人群、满载的巴士和超负荷的道路交通却让人苦不堪言。

目前,邦迪公交火车换乘站(Bondi Junction)已经成为当地最繁忙的站点。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一年内的客流量达到8,823,365人次。

那么,为什么邦迪海滩不通火车?

Michael Robinson是一名通勤人士。由于公交车太挤,他很少去邦迪海滩。她说:“我喜欢坐火车,但是去邦迪海滩需要坐火车后换乘公交,非常麻烦。邦迪作为一处这么有名的景点,居然没有直达火车。这一点让我非常意外。”

事实上,1997年的时候,当地政府就已经在筹建邦迪火车站。当时,规划已经完成,钱款也已经到位,岩土工程也已经启动。

但是,由于新开发计划受到该区区域居民反对(NIMBY)而中断。

当地居民担心,通了火车之后,很多西部地区猖獗的犯罪现象会蔓延至当地,并对当地的房价造成影响。

想要了解为什么邦迪海滩没有通火车,首先你必须了解这样一个事实,即邦迪海滩并非从一开始就是悉尼最受欢迎的景点。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悉尼现代交通之父John Bradfield首次提议在悉尼东郊新建一条通往邦迪的火车线路。但是,在相应的规划案中,火车线路并没有直接抵达邦迪海滩。原因是临近的Clovelly海滩和Bronte海滩更受游客欢迎。

因此,到了1926年,规划案已经成形,隧道挖掘工作已经在St James开始。但是,随后经济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导致这条线路被中断。

再次启动铁路规划已经是1947年。当时的规划案显示铁路线路将一直延伸至邦迪海滩,并且中央火车站的隧道工程已经启动。但是,建设过程中州政府资金链断裂,工程再次中断。中央隧道留下了一个大洞,被称之为“查莫斯街大洞(Great Chalmers Street hole)”,并且一留就是二十年。

当时的媒体报道大都以“什么时候完工?”作为标题。

事实上,东郊通往邦迪的火车线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修建是在1979年。原有的铁路路线规划经过邦迪交界处,并延伸至包括Charing Cross(查林十字街)、Frenchmans Road(法国人路)、Randwick(兰德威克)、新南威尔士大学等站点。

但是,由于涉及成本的原因,该条火车线最终修建至邦迪交界处就没有再继续。

由此可见,邦迪海滩直达火车线路在过去50年的历史上有过三次大的尝试。目前,东郊火车线路是悉尼最为繁忙的火车线路之一,邦迪火车站(Bondi Junction)也是悉尼的客流量排名前十的火车站之一,但是距离邦迪海滩仍有三公里远。

邦迪海滩火车线路于1996年再次被提上日程。当时的新州州长Bob Carr提议进行东郊铁路的延伸路段修建。

但是,问题又来了!新州政府不愿意为延伸路段的建设承担任何成本。澳洲房地产开发商Lend Lease和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组建邦迪海滩铁路公司(BBRC)竞标获得了延伸路段的修建权和为期30年的运营权。

30年过后,所有的权利均必须移交给政府。这条铁路规划资料显示,投资1.5亿澳元在Waverley公园下方修建隧道,贯通Bondi Road和Birrell Street。并且首选火车站点为South Bondi Park地下车站。

BBRC提议修建一条单行隧道。后来政府同意筹资9400万,用于铺设双轨隧道。新建和改建路段可实现邦迪市到邦迪海滩12分钟即达。较出行高峰时期驾车用时节省至少30分钟。

当然,便利需要付出代价。使用这条线路的上下班人士需要缴纳2.50澳元的“车站使用费”。这条线路的最大的卖点是它缓和了邦迪的道路拥挤情况,每年可减少自驾车旅行162万人次。

Harding说道:“在减少道路交通拥堵的同时,还有助于增加邦迪容纳的游客数量。同时,这条工程有助于创造200个就业岗位。”

按照规划,这条项目原定于2000年开工,整个工程为期不到3年。但是伴随当地居民的反对,这条线路的修建再次戛然而止。

关于要不要修建邦迪海滩铁路,当地居民和政府一直存在明显的分歧,辩论也非常激烈。

当地捍卫邦迪海滩组织(SBBI)表示,修建邦迪海滩火车路线,让所有人都可以便捷地抵达素有“人间天堂”美誉之称的邦迪海滩,只会让当地的风貌彻底改变。

SBBI表示,铁路线会导致当地“脆弱”的社会经济组织演变成一场灾难,交通便利性的提高导致当地犯罪率和无家可归人士的大幅增加。

当地居民Doug Richards说道:“事实上,我们并不希望邦迪海滩修建直通铁路。开通铁路线路只会导致当地的犯罪率上升,同时房价随着交通便捷而上涨,进而导致当地流浪汉人数大幅增加。”

即便是澳大利亚联合教会(Uniting Church of Australia,UCA)也反对邦迪海滩铁路线的建设。UCA表示:“我们担心,铁路线的建设和开通会导致当地的社会问题进一步加剧。”

此外,还有人表示,开通铁路线后,邦迪海滩可能会成为下一个黄金海岸。因为房地产开发商Lend Lease正是负责修建铁路的一方。换言之,邦迪海滩的开放也就意味着对众多摩天大楼开发项目的开放。

SBBI表示:“邦迪海滩或因此面目全非。我们会看到海滨地区快餐店、游戏场所、酒吧林立。临近地区高层公寓、酒店和购物商场大量涌现。”

1997年11月,当地居民试图表达自己观点的一个活动被警方指控为“黑社会”。他们被指故意损坏钻机,导致数百升柴油泄露,污染了当地的海洋。

经过历时五年的抗议,新州政府放弃了修建邦迪海滩的铁路计划。尽管,新州政放弃修建邦迪海滩铁路的决定是基于一定的经济因素,但是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则明显是主要因素。

很多人表示,正是由于邦迪居民反对新开发计划(NIMBY),新州政府才最终停止修建邦迪海滩火车路线。同时他们也被戏称为成功捍卫自己家园的“雅皮士”。

 

悉尼最邻避城区揭晓,富人区“奶酪” 无人能动

澳大利亚“第一夫人”Lucy Turnbull两年前成为大悉尼委员会(Greater Sydney Commission,以下简称:委员会)主席后所面临最为重要的任务是:说服悉尼数十个自治市政议会落实委员会有关“大悉尼”的20年规划。

按照目前的市政规划,悉尼将投资200亿澳元建成一条贯通悉尼中央商务区至北区Hornsby途径车士活(Chatswood)的新铁路线。而Lucy Turnbull有关“大悉尼三大城市五大区”设想中最大的挑战即是说服这条铁路沿线郊区接纳数以万计的新进居民。换而言之,即说服北区接受更多的住宅开发项目。

迄今为止,Lucy Turnbull并没有表露出挑战既得利益集团的意愿。对于目前反对悉尼北岸郊区开发的政治利益团体,这位第一夫人是否具备“以智取胜”的能力和意愿尚不明确。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对新州规划厅(NSW Department of Planning)2014年至2016年的数据分析发现,莫士文(Mosman)、猎人山(Hunters Hill)、莱卡特(Leichhardt)、史卓菲(Strathfield)和沃拉拉(Woollahra)等地区拒绝开发申请的数量要比悉尼其它地区多。

沿着悉尼歌剧院到Mosman的海景大厦,悉尼北岸地区具有悉尼最具吸引力的城市街道。这些街道聚集了银行家、医生、律师、会计师、工程师以及其他中上层精英人群。当地私校林立,公立学校也相当不错,通勤距离也非常短。

但是,当地居民“高涨的邻避主义情绪”严重制约了这些区域的住房开发。

悉尼当地的一个游说团体委员会主席Tim Williams曾指出,悉尼两个最富有的市郊Mosman和Hunters Hill每年的新建住房量均限制在300套和200套,而相比之下,悉尼西南区的Camden新建住房量却超过上万套。

相比开发商的“着急”,当地居民却对未来人口密度增加的前景报有担忧。

他们表示目前的道路、学校和其他城市必备设施均无法满足人口流入的要求。Hunters Hill市长 Richard Quinn就表示称:“人口流入前必须首先确保获得足够的基础设施。

 

澳洲迎来邻避运动的兴盛时期

抑制住房兴建热潮

在1980年代,澳大利亚25-34岁的年轻人中,无论收入多少,超过60%拥有自己的房子。现在这个年龄段中除了高收入人群,拥有房子的比例已经跌至50%以下。

在家庭收入垫底20%的年轻人中,拥有房子比例下跌幅度最大。35岁以下的人只有五分之一拥有自己的房子,而在几十年前,这个比例为三分之二。

如果你回顾35年前,澳大利亚的购房成本还是相当可控的,各年龄段以及各收入水平的人们都有挺大的机会可以拥有他们自己的房子,但现在这个国家已经变成你能否拥有自己的房子真的要取决于你的收入有多少以及你的父母有多富有。

澳大利亚年轻的低收入家庭正在承受住房可负担性危机带来的后果,这种可负担性危机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人们反对在自己社区进行住房开发项目(Not In My Back Yard,NIMBYism,邻避综合症)造成的。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一年多的时间里,新州政府一直鼓吹住房审批量和完工量创纪录。然而,在2019年的新州选举到来之前,密度问题和什么程度才算过多的问题正迅速成为一个重要议题。

未来20年,悉尼人口将以每年10万人的速度膨胀,政府试图跟上这样的飙升速度。 面对越来越愤世嫉俗、厌倦了拥挤的选民,新州政府宣布将住房负担能力列为首要任务之一,还得为旨在迅速增加住房供应的重要规划战略而辩护。

以前,政客们可能把这种情绪视作边缘邻避主义,但是现在,悉尼各地社区出现了对过度开发的蔑视情绪。规划政治越来越变得面目可憎。

 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个问题,就是:

“每一个悉尼人都认为,隔壁的城区需要增加密度。而自己的城区绝对不能再继续开发。”

 

“澳洲梦“如果不能与时俱进,就要付出代价

曾几何时,“澳洲梦”就是拥有一所占地四分之一英亩独门独院的大房子,但这个梦想在我们的城市中几乎消失了,在靠近城市的城区,这样的大房子也成了富人的“专利”,越来越多的公寓拔地而起。

随着人口规模的迅猛增长,澳洲首府城市一些郊区的人口密度已赶超全球知名人口稠密城市。据澳洲统计局(ABS)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悉尼Homebush Bay-Silverwater区的人口密度已接近美国纽约的水平;同时Maroubra的人口密度已接近英国伦敦的水平。

虽然在知名度与发达程度上暂时无法与纽约相比,但悉尼Homebush Bay-Silverwater区的人口密度现已达到每平方公里1773人,与纽约城市区1800人的人口密度十分接近。同时,在悉尼Maroubra区,当地人口密度现已达到每平方公里5591人,与伦敦5600人的人口密度水平非常接近。

此外,悉尼Paddington-Moore Park区的人口密度已接近日本东京——横滨城市区,两地人口密度分别为每平方公里4394人与4400人。而悉尼内西区 Concord-Mortlake-Cabarita的人口密度已达每平方公里3706 人,稍高于巴黎的3700人。

据预估,到2030年,悉尼Green Square的人口密度将达到每平方公里2.2万人,大约相当于菲律宾桑托斯(2.15万人)和印度兰契(2.25万人)的人口密度水平。

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新州居民认为悉尼“已经满了”。人口增加,但土地供应不足,住宅向高空发展似乎是唯一的选择。越来越多人选择搬到公寓居住是被迫还是自愿?

更多的人是没有选择,如果想要住在离市中心的地方,自己的买房预算只能承担得起公寓,由此一来,曾经澳洲全民的“澳洲梦”,现在成了富人的特权。

如今有很多居民社团被定性为自私的‘邻避综合症’(NIMBY)患者,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类人群可对城市发展带来积极改变。他们反对糟糕的城市发展,他们可提升所在地区的民主程度与社会参与度,在过去的城市发展进程中,这种现象是并不存在的。

政府需要更好地解释让一个社区保持原样有什么坏处。如果民众始终都让一个社区保持原样,那么下一代一定买不起房子。

 

结语

对于“邻避主义”,有人认为它与个人的私心直接相关,有说法甚至称:当“邻避主义者”获胜时,大家都输了。

但换一个角度来说,人们拥有免受有害污染、维护生存空间的基本公民权,当政府的工程项目或开发项目侵害了居民的权利而且没采取任何措施予以补偿或安抚时,他们的抗议情绪甚至行动可以理解,而且合理合法。

事实上,“邻避主义”很大程度上还是在于民众对政府和企业的不信任。避开“邻避主义”需要有更多独立监管部门来审核,评判合理性,而媒体也应当避免有偏向性的炒作。

如果人人都只看重自家后院的利益,事情会变得复杂。

发展不可避免,就看你能用什么让自己成为最后一个受其影响的人。

关键词阅读: 澳洲Bondi海滩   
本文暂无相关资讯

相关阅读

在澳洲,我们和父辈的差距真的只是“一套...

2018-05-25 14:11

在澳洲,代际差异的影响十分广泛,政治领域也无法避免。于是,我们看见前段时间,自由党抛出了一系列有利于婴儿潮一...

悉尼四大就业中心容纳50万人,通勤依旧是...

2018-05-23 15:26

一份统计分析发现,在悉尼,近50万通勤者都集中在四大工作中心——悉尼市中心、北悉尼、麦觉理园(Macquarie Park)...

澳洲入籍日趋严格,去年因“日常小事”拒...

2018-05-23 13:23

如今想要成为澳洲公民,越来越不容易。入籍等候期超过两年、受到更严格背景审查的移民人数激增了450%。

澳洲削减永久移民配额,过桥签证人数激增

2018-05-22 14:54

据悉,澳大利亚临时移民数量大幅上升,远远超出了联邦政府削减的永久签证配额。

皇家委员会小企业信贷调查,多数银行承认...

2018-05-22 12:12

在澳大利亚皇家委员会召开的小企业贷款听证会上,四大行、Suncorp银行、以及昆士兰银行(BOQ)均承认了一系列不当行...

金钱抱实时市场走势

最新价涨跌额涨跌幅
ASX200指数---
道琼斯指数---
标准普尔500---
纳斯达克指数---
日经225指数---
香港恒生指数---
上证综合指数---

ASX200指数走势图

S&P/ASX 200 chart
货币对卖出价买入价
澳币兑人民币AUD/CNY--
美元兑人民币USD/CNY--
澳币兑美元AUD/USD--
欧元兑美元EUR/USD--
英镑兑美元GBP/USD--
美元兑日元USD/JPY--
美元兑瑞郎USD/CHF--
美元兑加元USD/CAD--
纽币兑美元NZD/USD--

澳币兑美元走势图

AUD/USD (AUDUSD=X)
最新价涨跌额涨跌幅
WTI原油期货---
Brent原油期货---
黄金---
白银---
---

最后更新时间:- ADST
以上报价均为国际同业市场价,仅供参考!

《澳洲财经》新刊订阅

Keywords:澳洲投资移民 澳洲投资 投资移民 澳洲上市 澳洲商业移民